首页 > 外交部发言人谈话
2017年7月7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主持例行记者会
2017/07/07

  一、应国家副主席李源潮邀请,赤道几内亚共和国副总统曼格将于7月10日至15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二、应外交部长王毅邀请,第72届联合国大会主席米罗斯拉夫·莱恰克将于7月13日至14日访华。

  问:,美国一架B-1B轰炸机飞越中国南海海域。你知道具体是哪里吗?中方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们注意到有关报道,具体情况我不掌握。需要强调的是,南海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不存在任何问题。中方一贯尊重和支持各国依据国际法在南海享有的航行和飞越自由,但坚决反对个别国家打着“航行和飞越自由”的旗号,炫耀武力,损害中国主权和安全。

  问:昨天在G20汉堡峰会期间举行了中韩首脑会晤,这次会晤取得了哪些成果?

  答:关于中韩两国领导人会晤的情况,我们已经发布了消息稿,你可以查阅。我想,中韩两国元首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峰会期间进行会晤,就双边关系和共同关心的问题,特别是半岛局势交换意见,符合两国利益,有助于两国关系的改善和发展,同时也有助于维护东北亚和半岛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问:你刚才发布了联大主席莱恰克将访华的消息。能否介绍一下他此访的具体安排?中方对访问有何期待?

  答:第72届联大主席、斯洛伐克外长莱恰克访华期间,中方领导人将予以会见,王毅外长将与他举行会谈。双方将就联大工作、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等国际和地区问题以及中国与联合国合作交换意见。

  中方高度重视联合国在应对全球威胁和挑战方面发挥重要作用,将积极支持联大工作,并深化与联合国各领域合作。

  问:据《环球时报报道称,中朝第一季度贸易额增长是意料之外的,概括不了中朝贸易的全局这是否也是中国政府的立场?你是否认同这一结论

  答:关于中朝经贸往来的具体情况,特别是有关具体数字的问题,建议你向商务主管部门了解。

  昨天我已经说过,作为邻国,中朝之间保持着正常的经贸往来。与此同时,作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方一直全面、准确、认真、严格执行安理会有关涉朝决议,履行我们的国际义务。

  问:埃及、沙特、阿联酋和巴林四国外长5日在开罗发表联合声明称,不满意卡塔尔对四国所提条件的答复。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方认为目前应如何处理海湾危机?

  答:我们注意到有关事态的最新进展。中方希望有关国家在阿拉伯、海湾国家框架内,通过对话协商妥善解决分歧,希望海湾局势尽早恢复稳定。

  问:第一,印度、美国和日本将7月9日在孟加拉湾举行“马拉巴尔”肩并肩联合军演。这是迄今最大规模的一次。中方对此有何评论?第二,根据2012年中印边界事务特别代表所达成的共识,三国交界点只有在与不丹方面磋商后方可最终确定。也就是说,双方承认了在三国交界点上的分歧。你对此作何回应?

  答:关于第一个问题,我们多次说过,我们对有关国家之间发展正常关系、开展正常合作不持异议,希望这种关系与合作不针对第三方,有利于维护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关于三国交界点的问题,我们之前已经回答过,我可以重申一下。所谓三国交界点,顾名思义是一个点,而不是一条线或一个区域。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中有明确规定,中印边界锡金段的东起点是吉姆马珍雪山。此次印军非法越界的地点位于中印边界锡金段的边界线上,距离吉姆马珍雪山约有2000多米之远,与三国交界点问题没有关系。印方无视边界条约的规定,把整个洞朗地区说成是三国交界点的范围,显然是别有用心。印度在此次事件中引入三国交界点概念,并企图将三国交界点扩大为一个区域概念,是在混淆视听。

  问:据报道,美方试图收缴一些通过国际银行与朝鲜进行贸易的公司的资金,数额达上百万美元,其中包括中国丹东的一家公司你是否了解有关情况中方是否就此同美方进行沟通?

  答:首先,在半岛核问题上,中美之间保持着沟通与协调,双方的渠道是畅通的,对彼此的立场也是了解的。

  第二,关于中朝经贸合作问题,我们已经多次说过,中方全面、准确、认真、严格执行安理会有关决议,履行我们的国际义务。中方作出的努力有目共睹。如果有任何人、任何组织在中国违反安理会有关决议,中方会依法依规处理,这是毫无疑问的。

  第三。我们也多次说过,中方反对任何国家依据其国内法对别国进行所谓的“长臂管辖”。

  问:习近平主席和美国总统特朗普计划二十国集团领导人汉堡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这是否已经确认?双方将主要讨论哪些议题习近平主席3日与特朗普总统通话时表示,中美关系最近受到一些消极因素影响中方对此次会晤有何期待?

  答: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同特朗普总统通话,当时两国元首同意在德国汉堡进行会晤。有关会晤的具体安排,双方还在协调之中。我想两国领导人届时将就中美关系和共同关心的国际和地区问题交换意见。

  我们认为,中美两国领导人通过各种方式保持沟通很有必要,也非常有意义,它有助于双方增进互信并就有关问题及时交换意见。我们期待两国领导人汉堡会晤能就双方深化合作、管控分歧进一步达成共识,推动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向前发展。

  问:一直在强调1890年中英会议印藏条约条约的内容是否涵盖地区三国交界点?

  答:三国交界是一个点,而不是一条线,也不是一个区域。印方企图将三国交界点扩大为区域概念,这是别有用心的。

  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明确规定:中国西藏地方与锡金的边界线沿分水岭而行,边界线东起“支莫挚山”,西至与尼泊尔交界处,沿分水岭而行。这应该是清楚明确的。

  问:在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之后,两国边界的现状和局势都发生了改变。现在再提印度在英国统治之下签署的1890年这个条约似乎没有任何意义了。那么1962年之后印方是否承认过中印边界锡金段已经划定?

  答:印度政府多次明确承认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的有效性。中国西藏地方和锡金的边界是由1890年《中英会议藏印条约》划定的。边界条约一经签署,不论政府更迭、国体改变,都不影响其合法性和有效性。所以,条约的有效性和你提到的时间节点没有关系。

  追问:那么1962年之后中印双方是否就此达成过共识?

  答: 我刚才说过了,这与1962年这个时间节点没有关系。边界条约一经签署,其合法性和有效性与政府更迭和时间变迁没有关系。

推荐给朋友 
     打印